manbetx體育網站

 
  首頁 > 人文甘谷 > 曆史沿革 > 正文
秦人發祥地
時間:2017-07-25 09:23:07    來源:
   朱圉山是秦人最早的發祥地  
  朱圉,爲我國亘古之名山,《尚書·禹貢》與西傾、鳥鼠、太華連比而書,“禹敷水土,随山刊木,奠高山大川” ,曾曆“西傾、朱圉、鳥鼠至于太華”。《漢書·地理志·冀》注:“《禹貢》朱圉山在縣南。”《水經注》:“朱圉山有石鼓,不擊自鳴,鳴則兵起。”《太平寰宇記》:“朱圉山一名白岩山。”《明一統志》:“朱圉山在伏羌縣南三十裏。”《禹貢錐指》:“在今伏羌縣南三十裏,山色帶赤。”由此可見,朱圉山曆代有記。朱圉山爲秦嶺支脈,層巒疊嶂,連峰聳峙,連綿于縣西南者,皆可稱爲朱圉山。朱圉山極峰爲石鼓,其脈北過艾家川,又拔地亘爲十八盤,至古坡頭分東、西、中三梁,蜿蜒北衍,綿亘渭南。西梁北盡處爲天馬山,中嶺北盡處爲旗鼓山,東嶺北盡處爲天門山。三嶺呈葉狀伸延,四通八達,磅礴于百裏之間,崗巒縱橫,群峰峻秀,随地異名。主要山峰有石鼓山、碧雲山、飛來山、龍台山、烏龍山、靈鳳山、見龍山、無畏山、崎峪山、華蓋寺山、天門山、旗鼓山、大像山、天馬山、顯龍山、雪岩山、石門山、鳳台山、石臼山、挂劍山、六棱山、興國山、鼍山等。
  “圉”爲馬場之意。朱圉山有景墩梁,亦稱九墩梁,今尚有九墩牧場,養馬曆史十分悠久,《甘谷縣志》載:“縣南景墩梁,曾爲非子牧馬之地。”非子爲秦先祖,爲周孝王牧馬,“馬蕃息,乃封非子于秦,爲周附庸。”整個朱圉山,牧草豐美,極宜畜牧。
  二○○八年七月入藏清華大學的戰國竹簡,性質主要是經、史一類書籍。其中有一種保存良好的史書,暫題爲《系年》,一共有一百三十八支簡,分成二十三章,記述了從周武王伐纣一直到戰國前期的史事,著名曆史學家李學勤在整理過程中發現,《系年》有許多可以補充或者修正傳世史籍的地方,有時确應稱爲填補了曆史的空白,關于秦人始源的記載,就是其中之一。
  由《系年》簡文知道,商朝覆滅之後,飛廉由商都向東,逃奔商奄。奄國等嬴姓東方國族的反周,飛廉肯定起了促動的作用。亂事失敗以後,周朝将周公長子伯禽封到原來奄國的地方,建立魯國,統治“商奄之民”,同時據《尚書序》講,把奄君遷往蒲姑,估計是看管起來。但在《系年》發現以前,沒有人曉得,還有“商奄之民”被周人強迫西遷,而這些"商奄之民"正是秦的先人,這真是令人驚異的事。
  秦國先人“商奄之民”在周成王時西遷,性質用後世的話說便是谪戍。其所以把他們遣送到西方,無疑也和飛廉一家有關,因爲飛廉的父親中谲正有爲商朝"在西戎,保西垂"的經曆,并且與戎人有一定的姻親關系。中谲、飛廉一家,本來也是自東方出身的。周朝命令“商奄之民”遠赴西方禦戎,完全不是偶然的決定。
  《系年》的記載還有一點十分重要,就是明确指出周成王把商奄之民西遷到“邾虎(虎字下去幾加壬)”這個地方,這也就是秦人最早居住的地方。“虎(虎字下去幾加壬)”在戰國楚文字中常通讀爲“吾”,因此“邾虎(虎字下去幾加壬)”即是《尚書·禹貢》雍州的“朱圉”,《漢書·地理志》天水郡冀縣的“朱圄”,在冀縣南梧中聚,圉、圄、梧以音通假,其地可确定在今甘肅甘谷縣西南。
  “圉”是一個會意字。甲骨文的“圉”字,是在“口”形之中有一“幸”字或“執”字,恰似戴有刑具的俘虜在地穴中被拘禁的圖像。《說文》:“圉,囹圄,所以拘罪人。”由此可知,“圉”的本意爲牢獄。甲骨蔔辭中的“執于圉”,即拘押在地牢中。又引申爲一般意義上的拘禁,《左傳·襄公二十六年》:“圉人歸,以告夫人。”“圉人”即被拘禁的人。引申後,又指養馬的地方,《左傳·襄公十四年》:“将圉馬于成。”“圉”在表示牢獄之義時與“圄”通用,“囹圄”也可寫作“囹圉”。
  不管是先有“邾虎(虎字下去幾加壬)”這個地方,後有“商奄之民”遷徙于此,還是先有“商奄之民”遷徙于此,後有“邾虎(虎字下去幾加壬)”這個地方,反正,這是一個非常奇特,又非常巧合的現象,因爲“圉”的兩個義項都符合這兒的情況。從古至今,朱圉山一帶就是一個牧草豐美的養馬之地,而“商奄之民”于此生息,最先的身份便是“圉人”。朱圉山這座古代名山,隐藏了太多的秦先人之迷,朱圉山,已經成爲一把打開秦人先祖活動曆史的鑰匙。
  這一發現對甘谷的價值非同小可,對甘谷爲“華夏第一縣”具有重要的佐證作用,對研究甘谷悠久的曆史和深厚的文化資源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。
  關于秦人先祖的發祥地,史學界先前較爲一緻的結論是“西垂”,主要根據是司馬遷的《史記》。《史記·秦本紀》和《史記·始皇本紀》載:“秦之先,帝顓頊之苗裔”,其後世有“大費”,大費“其玄孫曰中潏,在西戎,保西垂”。其後世有“大駱”者,“其族居犬丘”。大駱之子“非子居犬丘”。非子之後裔秦仲,西周宣王時爲“大夫”,“死于戎”。秦仲之子“莊公”,周宣王命其征伐西戎,有功,“爲西垂大夫”“居故西犬丘”。其子“襄公”因護駕周平王東遷有功,封爵爲諸侯,“居西垂”,卒後“葬西垂”。其子文公繼位,“居西垂宮”,卒後“葬西垂”。
  這裏,有必要對“西垂”這一曆史地理概念作正确界定和解讀。“西垂”它所蘊含的義項有二:一是古地區名,即是殷周時期對約今甘肅省東南部一帶地域的泛稱,如上文中的“保西垂”、“西垂大夫”等之“西垂”即屬于此義項界定;二是古邑名,是具體地方的确指,如上文中的“居西垂宮”、“葬西垂”等之“西垂”當屬此義項所指。至于“犬丘”,“西犬丘”其實指爲一,皆是“西犬丘”,其地望當爲秦之後的西縣,故址當在天水西南一百二十裏處,漢唐以來,曆代地理志書均主此說。但是,秦人具體的發祥地究竟何處,依然是曆史的謎團。
  上世紀晚期,由于隴南地區禮縣大堡子山秦人先祖陵墓遺址的發現,對于“西垂宮”、“西犬丘”、“西縣”等曆史地理的探索和認定,無疑有了重大的突破。一些學者明确指出,其地望當在今隴南地區禮縣、西和兩縣交界處,進而指出,當在兩縣之永興、長道兩鎮附近。繼而,有學者指出該地即是秦人最早的發祥地。
  細加辯析可看出,上述地方僅是“西垂”這一曆史地理域名的第二義項,即具體的邑落殿堂墓葬所在的确指地,未能有一手資料證明這裏是秦人來西垂後的始居之地,因爲,該處陵墓所葬秦人先祖爲誰?因遺址盜掘破壞,至今未能坐實。據傳世的文獻資料推測,有可能是秦人莊公、襄公等先祖的陵寝。疑問在于,從時間上考察,此二公要比當初入主西垂的其先祖晚約近十代,靠後數百年!那麽,此前數世的秦人先祖活動、歸宿于何處呢?因此,在該遺址得出确切斷代結論之前,要泛泛地說是秦人早期發祥地之一猶可,而要說是秦人最早的發祥地,便有證據欠足之嫌,其惟一性更是有待商榷!
  2008年8月,清華大學從香港購得兩千五百餘枚竹簡入藏。該校随即成立了以著名學者李學勤先生領銜的“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”,着手對這批竹簡的保護和整理、研究,并會同域内外文物機構和名校專家學者進行鑒定,确認其内容大多爲世所未傳的“經、史”類簡書文獻;其年代經科學檢測,斷代爲相當于戰國中期偏晚,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。
  經過整理研究,該中心于2010年12月發表了第一輯整理報告,内容爲《尹诰》、《金縢》等九篇經書類文獻,重現了戰國時期《尚書》等文獻一些篇章的原貌。繼而,該中心又于2011年12月發表了整理報告《系年》。該《系年》是一種編年體的斷代史書,共由23章組成,概述了從西周初年至戰國初期的曆史,重現和還原了我國古代史上一些迷霧重重的曆史真相,其價值極爲珍貴!
  清華簡《系年》爲人們認識秦人早期的發展曆史提供了世所未見的寶貴曆史資料,諸如困擾學界的秦人始源問題、秦人發祥地問題等等,據《系年》均可得出明确的解讀和結論。清華學者劉國忠先生《清華簡與古代文史研究》一文有這樣一段表述:“根據清華簡《系年》第三章記載,周武王死後,出現三監之亂,周成王伐商邑平叛,原先商朝重臣的飛廉(秦人先祖)東逃到商奄(今山東曲阜一帶),于是成王東征,殺死飛廉,并将一部分‘商奄移民’強迫西遷,其做法類似後代的谪戍。這些西遷的‘商奄之民’被發配到朱圉山(在今甘肅省甘谷縣)一帶,抵禦戎人,而這些西遷的商奄之民正是秦的先人”。以上介紹的《系年》這段記載,對于秦人先祖大遷移的緣由去地,已經表述得清晰明确,據此,我們可以對秦人早期的一些曆史狀況作出如下的判斷、認定和結論。
  首先,《系年》與《史記》所載略有歧義。《史記》所述“中潏,在西戎,保西垂”;《系年》則爲飛廉之商奄遺民。史載飛廉實爲中潏之子。到達戍守之地,《史記》爲泛指的“西垂”地區,而《系年》即爲确指的朱圉山一帶具體地方。但是,清華簡《系年》約成書于楚肅王時(前380年--前370年),相較西漢武帝時成書的《史記》要早二百多年,顯然在時斷上要靠近所述載的“曆史标的”,爲迄今面世的原始資料。根據曆史研究中資料“取近”的原則,當有充分理由對《系年》記載的秦人先祖的史料予以認定和采信!
  其次,據清華簡《系年》明确指出,飛廉之“商奄遺民”的谪戍地就是朱圉山一帶。朱圉,一作朱圄,其地望當是今天水甘谷西南的朱圉山。自漢以來典籍,諸如班固《漢書·地理志》、郦道元《水經注》、孫星衍《尚書今古文注疏》,顧祖禹《讀史方輿紀要》等,均持此說,故無須贅論。這些商奄遺民正是秦人的先祖。而這些秦人先祖來到隴原大地後的第一落腳點,就是天水甘谷的朱圉山。這些秦人先祖,以戴罪之身,肩負周王室抵禦西戎的使命,以朱圉爲根據地,筚路褴褛,不斷開拓,曆經數代,方才擴展了地域,于是乎形成了初具規模的“西犬丘”、“西垂宮”等邑落殿堂,也才留下了禮縣大堡子山秦人先祖陵墓遺址。
  檢閱曆史,秦人先祖戍守朱圉,抵禦西戎經營西垂的曆史,是一段時空跨度漫長的極爲慘烈的曆史。其約公元前十二世紀“商奄遺民”谪守朱圉伊始,曆經十數代、約五百餘年與戎人腥風血雨的争鬥,期間勝敗更叠,占地數易其手,幾出幾進,直至秦武公十年(前688年)滅邽、冀戎,設立縣制,以及後來的秦穆公“開地千裏,遂霸西戎”,西垂這一片戎人地域才基本納入了秦人統轄範圍,求得較長期的穩定。
  對于秦人來說,取得經營西垂的成功,有着重要的曆史意義:一方面經過與戎人漫長歲月的争鬥,鑄就了秦人彪悍尚武、逆境求生、志大進取的民風;更重要的一方面是,以朱圉爲起始點,繼而掌控西垂,弭患後顧,放手東進,經營關中,秦人于是進入了漸次的強盛期,從而,肇啓了後世秦人觊觎六國,逐鹿中原,終于建立強秦帝國的宏偉大業。
  綜如上述,天水甘谷朱圉山是秦人先祖谪戍隴原大地的首站落腳點,可謂“最早”,又是秦人先祖立足于此,崛起騰飛,終成大業的起始點,是謂“發祥”,是地地道道的原始創業之地。顯然,認定天水甘谷朱圉是秦人最早的發祥之地,當是名至實歸!
 
上一篇:秦人戰車
下一篇:華夏第一縣
主辦:甘谷縣人民政府 承辦:甘谷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網站地圖
地址:甘谷縣大像山鎮冀城南路統辦大樓二樓 郵箱:ggxxxzx@126.com 電話:0938-5622811
新聞中心 郵箱:ggxw110@163.com 電話:0938-5625345
隴ICP備09003452號     技術支持:甘肅浡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甘公網安備 62052302000005號 網站标識碼:6205230001